座右铭:实者慧  校训:勤、诚、礼、爱  校风:健康、责任、求实、创新  

校友征文

首页 >>校庆90 >> 校友征文

母校情 不了情
本信息由 严萍 于 03-29 14:24 发布 共757次访问

母校情 不了情

陆守昌

1964年仲夏,我们闵行中学64届初三(1)班48位同学毕业,分赴四面八方。有的升入母校高中部,有的考取中专、技校,有的踏上就业岗位,有的分配到新疆“屯垦戌边”,书写各自的人生。

2014年金秋,我们又从五湖四海汇集母校。有的从天山脚下归来,有的从黑龙江畔返沪,有的从大洋彼岸飞回,相聚一堂,共襄母校毕业五十周年盛事。

有的事情,真是奇妙。屈指算来,在闵中的初中时光,只不过仅有三度春秋,在人生中那么短促,但是,我们对母校和师长,对班级和同窗,总有漫长的记忆,以至绵延一生。或许,在我们的记忆中,师生间曾经有过一些龃龉,有过一些不快;同学间有过误会争执,甚至打闹中伤,但所有的这一切最终都抹上了温暖的底色,让我们沉浸于亲和之中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种“温暖”与“亲和”,传递着无穷的正能量。

上世纪末,我们班同学之间的联络与聚会,开始频繁起来,且有不断升温之势。记得在1998年,我们二、三十位同学相聚在“南方商城”,同学联谊序幕就此拉开;2008年,我们欢聚在徐家汇“腾云阁”,集体过60岁生日;随后,我们班同学聚会频率基本稳定在每年二次的节奏中。今年阳春3月,在例行的聚会上,有人提议在国庆节前到浦东“亚信”会址,搞一次欢聚活动,并指定由陶立、丁铮与我组成筹备小组。8月上旬,我们三人来到浦东梅明扬办公室酝酿活动方案。大伙儿一合计,今年是我们从闵中毕业五十周年,可以进行一次回母校的寻根之旅和纪念活动。

1016日上午,阳光绚丽,金风送爽,我们初三(1)班的部分师生重逢在魂牵梦萦的母校校园,相聚在宽敞明亮的母校贵宾室。三十来位老师、同学握手、相拥。有的还真是半个世纪未曾谋面,异常激动,大家感慨万千,滔滔不绝,真有说不完的心里话。




10时许,“庆祝64届初三(1)班同学毕业五十周年恳谈会”开始。

我应邀担任主持,并受班主任田竹根老师委托,按母校校庆85周年权威颁布的初三(1)班花名册进行点名。一如五十年前,凡点到名的,都要响亮地回音:“到”!据统计,在48位同学中,出席的有23人,因病因事缺席的有8人,在外地的有1人,另有11人目前为止还联系不上,最惋惜的是有5人已经去世。

恳谈会“约法三章”:自由发言;言简意赅;限时5分钟。

当年的班干部曹垚“打头阵”,率先用四个“感”字表达对今天聚会的所思所想。一是感慨岁月,当年或聪颖,或调皮,或莽撞,求知欲旺盛的懵懂少年,即将步入“古稀”之年;当年英气勃发、抱负远大的老师们相继挺进“耄耋”之年。师生五十年后再相聚,实在令人感慨。二是感动情怀,有的老师身患重病,有的老师舍弃单位旅游,从市区、从莘庄赶赴母校,陶立、丁铮、梅明扬、陆守昌为本次活动慷慨解囊,还多次精心策划活动的流程与细节;刘玉华、陈慧如、沈昆俞、曹诚仪、马家名等都积极参与,这种深厚的师生情谊,让人感动。三是感恩所有,母校在德智体诸方面给我们哺育培养,老师们把知识无私地传授,同学间互助互爱,情谊笃深。往事如烟,又历历在目,永生难忘。可喜母校的教育质量上乘,为我们打下扎实基础,让我在77年恢复高考时,有机会回到上海,跨进高等学府,从此改变人生命运。当然,上山下乡,让我们直面逆境,学会坚强。我对母校,对师长,对学友,对社会充满感恩。四是感悟人生,我们已经历了那么多,我们已步入老年,要善待自己,珍惜友情,活好当下,坦然迎接未来。

曹垚的发言,面面俱到,滴水不漏,开了个好头,也难免让后续发言者“压力山大”。于是,主持人打“圆场”,大家即兴发言,谈一、二点感悟、感慨,均受欢迎。

陶立同学接着发言。陶立在读书时,学习成绩好,而且兴趣广泛,既是无线电爱好者,又是体育活动积极分子,乒乓球、排球、足球都喜欢,有的还是校队队员。他曾经入伍,在人民空军当兵,后来复员到闵行发电厂工作,从普通工人岗位做起,又奋发努力取得了大专学历,当上了车间主任,后来成了厂里的“三产”总经理。陶立既有凝聚职工的组织能力,又有开拓市场的经营能力,因此,深得领导器重和群众拥戴,到龄不退休,至今还在发挥余热。陶立非常热心校友活动,已成为我们班联谊的“主心骨”,也是本次活动最积极的倡导者。他在会上充满激情地表示,有了母校和老师的栽培,有了同学之间纯真的友谊,才有了我人生的起步,才有了自己今天的业绩,这是需要一辈子感恩与珍惜的。

梅明扬同学在会上充满理性、富有哲理的发言,尽显当年“能说会道”的风采,感染着与会者。他从母校毕业后分配在上海电机厂工作,因表现出色被推荐进上海交大深造,毕业后不久又被委派到湖南大学进修日语,学成回厂,担任总工程师秘书,还被借调到上海机电一局任职。1983年调入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就职,曾是某报首席记者、编辑,他在该报发表了不少有独特见解的时评、专稿,有的曾被人民日报转载。之后,梅明扬被大名鼎鼎的牛满江教授聘为中国区业务助理。19862月,他远涉重洋,赴美国深造并定居。难能可贵的是,他虽旅居海外,依然眷恋着祖国,牵挂着母校。进入新世纪后,梅明扬回到国内,凭借他在“成本核算”领域的真才实学,至今仍是中国银行深圳分行的顾问,在上海还为侨界开拓加油站业务。当母校的小楼被夷为平地,改建为操场后,他不惑,甚至愤怒,还“告状”。在他看来,这些老闵中的旧楼,正是闵中精神和文化传承的缩影,理当保护。梅明扬对母校的拳拳之心,溢于言表,这是一种千山万水也阻隔不断的情怀。

俞桂儿、裴永春在会上相继发言,介绍了个人履历,畅谈人生感悟。

本来,我们班的“劳动委员”丁铮同学也要发言,直抒对母校的情怀。在初中时,丁铮捋袖子管,卷裤脚管,满头是汗、勤劳踏实的模样,一直“定格”在同学们的脑海里。在临初中毕业时,丁铮因“成份”问题而错失升学良机,只能远赴新疆。但丁铮并没有沉沦,他朝气蓬勃地活跃在各个岗位上,他种田务农过,做过拖拉机手,当过物理教师,还是文艺宣传队的多面手,敲扬琴、拉胡琴、吹笛子……1982年,他辗转到了海丰农场。1989年回沪,扎根星火开发公司从事建筑工程项目建设,主管污水排海工程,干得风生水起,至今仍被留在岗位上发光发热。我们聚会日,正是他单位“三十而立”的周年庆。他只能赶单位“早场”,奔母校“午场”。如此辛劳,拼命赶场,丁铮还乐呵呵的。虽然,不能在会上恳谈交流,但难掩他对母校的深情。母校情,情深谊长!据我所知,我们初中班里没有结出“伉俪”的硕果,但是,丁铮却收获了刻有母校情怀深深烙印的爱情。在新疆最艰难的岁月里,丁铮与母校65届高中生蒋慧芳组成了幸福的家庭,哺育了两个聪颖、能干的女儿。有趣的是,丁夫人比丁铮大了三岁,丁铮抱了大“金砖”,事业有成,家庭美满。丁铮对母校的情感,对同学聚会的极大热情,让人倾慕。

同学们话音刚落,班主任田老师抢“跑道”,争得师长辈第一个发言机会。1962年,田老师从师范毕业后的第一份职业就是带我们班,他是俄语教师,又是班主任,陪伴我们整整一个学年。在田老师帅气的外表下,有一种善良、包容的心境,他非常亲和,与大家亦师亦友,结下了深厚的情谊。因此,我们班的同学聚会,田老师几乎出“全勤”了。为了这次大团圆,田老师舍弃了单位组织的退休教师旅游机会,与我们分享快乐。由于田老师对我班同学情况了如指掌,因此,他对学生评价总是那么恰如其分,对大家的期望总是那么妥帖、中肯。




我们初三(1)班当时在全年级九个班级中,可谓“群星闪耀”,当年闵行地区多所小学的大队长们云集我班。时任校团委副书记(后执掌过母校书记、校长帅印)的俞政老师在会上对我班赞不绝口,特别是马椿、曹垚、刘枝美三朵“姐妹花”,在全年级绚丽绽放。马椿同学曾是60年代母校唯一的学生党员,令人惋惜的是,她过早地离开了我们,让大家十分缅怀。俞老师既对优秀学生精心培养,又对贫困学生关怀备至。我们班杨原丽同学是孤儿,俞老师把她爱人的旧衣服送给她,体贴入微,着实感人肺腑。

体育教研室的李华丰老师在聚会上,津津乐道地追忆了当年体育活动与竞赛的轶闻趣事。李老师是上海中教界最早的“特级教师”。之后,他被任命为闵行区人民政府体委主任。但是,他始终“情系操场”,毅然“弃官从教”,回到教师进修学院的岗位上,潜心研究体育教育,被上海师大等高校聘为教授,还成了全国中小学体育教材特邀评审。有这样资深的老师拨冗与会,让大伙儿格外开心。

音乐教师卜康生很想指挥大家高歌一曲“友谊地久天长”,可惜没有时间。卜老师逗趣地说,当时初二时,男生处在“变声”期,真想听听50年后各位的发音状况。我们由衷地钦佩卜老师的辨识能力。

数学老师杨碧龄和政治老师李兆琴,也抒发了50年后师生聚会的情怀,同样让大家倍觉亲切。

一个多小时的恳谈交流结束了,会议进入一个小高潮。陶立与梅明扬两位同学代表我们64届初三(1)班全体校友向母校领导赠送了一面锦旗,上面写道:“五十年风雨兼程,母校情恩泽终生”。

受余校长指派,母校党委委员、副校长林唯老师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,让大家体味到母校对校友浓浓的爱意,同时分享母校稳健发展的喜悦。

在母校新大楼前,全体与会师生留下了师生们喜相逢、重团聚的“全家福”。大家笑逐颜开,喜不自禁。




短暂的相聚,坦诚的交流,难忘的合影,在师生们心间又平添了一份朴实而深厚的情结,隐于心底,如干涸中飘洒的雨珠,极尽润物之能,让我们且行且珍惜……

光阴荏苒,岁月如梭,不变的是我们对母校的情怀。

在我们人生最初的时候,是母校塑造了我们的胸怀和眼界。因此,我们在回母校之际,应该对母校充满敬意,向母校致以崇高的敬礼。一所学校,不是以出了多少名人乃至达贵而获得殊荣,它的荣耀在于为所有的学生开启了一片可以放飞梦想的天空。

如今,我能成为一个具有高级职称的校长,特别感恩母校与师长对自己的栽培。在初中时期,语文老师力荐的“知识就是力量”的格言,成了我一辈子的座右铭。在“文革”后,我有幸迈入成人高校,攻读了“管理”与“法律”两个专业,助我晋升为“高级经济师”,走上了校长岗位,在成人教育的舞台上有所奉献,有所作为。我的进步与成长,饱含着母校与师长赐予的恩泽。

进入新世纪以来,母校几乎每年在年初六召开校友迎春联谊会,我有幸应邀赴会。听校长主旨讲话,听老前辈与老校友们为母校出谋划策,我因母校的成就而感染与自豪,因母校的发展而鼓舞与欣喜。

在我们的恳谈会上,我作为主持人,当然有过“精心策划”。别看我“手中无稿”,其实我“心中有谱”,而且酝酿良久,甚至把主持词反复推敲,默默记诵。那天,我郑重地把余安敏校长推荐介绍的时候,将他的12个兼职与荣誉,“一气呵成”,与会者都很瞠目,对我旺盛的记忆,投以赞许的目光。其实,这是一种“母校情”使然。因为我对母校深深地眷恋,因此时刻关注着母校的变化、发展,自然也很关切校领导的“新陈代谢”。我通过“人人网”与“百度搜索”,对母校,对母校领导的点点滴滴都很留意。我与余校长相识多年,我对他充满钦佩与敬意。

余校长是个很有亲和力,又十分重视校友作用的领导。他对我们这次活动的支持,不遗余力。他让校办主任吴祥挂帅,做好接待与后勤保障工作;又派出摄影、摄像团队,全程跟踪,留下宝贵影像资料。那天余校长在市高评委开会,再三嘱托我问候参会的老校长、老教师和诸位老校友;他不能与大家合影,又吩咐摄影师“留位”,在我们的“全家福”中“PS”进余校长那亲切、和谐的笑容,令我们感动不已。

我们聚会当天,母校还派大客车把大家送到聚餐地点。就在大客车的泊车点附近,大伙儿争相合影。因为,此处竖立的电子屏幕上,不断地滚动播放着“热烈欢迎64届初三(1)班师生回母校庆祝毕业五十周年”的字幕,在这样对校友充满深深爱意、绵绵情意的环境中拍摄的照片,值得珍藏一生。

我们每个学生,对母校的爱,总是发自内心的,也是刻骨铭心的。通过这次回母校纪念活动,让我们对母校的感恩之心,又孕育了新的不了情。

50年,虽说是弹指一挥间,但是闵中留给我们所有的记忆都深远悠长。




祝福我们亲爱的母校!

祝福我们亲爱的师长、同窗!

作者系本校64届初中毕业生、67届高中毕业生;曾任徐汇区商业职工学校、上海开放大学(原上海电视大学)徐汇财贸分校书记、校长。

(本文写于201411月初,改于20181月)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

沪公网安备 31011202006640号